警方高考前破获组织作弊案 打掉贩卖作弊器材团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06 15:52
  • 人已阅读

导演何一铮忘不了一场让他在监视器前攥着拳头泪眼汪汪的戏。 镜头里,刚被大夫诊断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何卫国,坐在逼仄小屋内的床沿前,一脸茫然无措。电视新闻的背景音传来,国家领导人与国共老兵一同为“自力自由勋章”雕塑开幕。白叟条件反射般地回过神来,抬起眉眼,额上挤出几道深深的皱纹。他眼睛瞪得大大的、抿着嘴盯着电视看,眼泪顺着脸上的褶皱滑下。到了情难自禁之时,白叟发出呜呜的哭泣声,最初涕泪横流。 这个画面在何一铮的脑海中回旋扭转了3年,终于在2015年炎天变成现实。2017年2月17日,何一铮和他的作品《老兵》取得了2016百部“中国梦”网络微片子征集运动评出的“最佳导演奖”和“最佳前期奖”。《老兵》还在柏林、釜山等国内外微片子和新媒体片子的评选运动中获奖。 最初动念要拍一部关于抗战老兵的作品时,这位80后新人导演没想过要得奖。那时候,他只感觉到心中好像有一种“相似于使命感的固执,一定要去做这件事”。 这份初心来自一次游览阅历。何一铮见到了一名百岁白叟,大炎天里衣着一身比拟正式的衣服,孤零零地干坐着,胸前还别着几个勋章。从导游的口中,何一铮得知这是一名抗战英雄。来此处参观的旅客接踵而来,却鲜有人问津抗战老兵真正的糊口。“我认为这个画面很讽刺。” 因而,影片以相似的画面扫尾。扮演老兵的演员坐在一处红色游览景点里,阁下竖着一块牌子,“拍照两元”,如斯日复一日地渡过每一天。 一个失眠的晚上,何一铮构想了脚本,第二天中午前就将故事文不加点地写出。在寻觅投资的近3年中,这个脚本又改了19稿。大都投资人对这个题材不兴味,有人情愿投资,但要求附带一些贸易植入,何一铮谢绝了。 写完脚本后,何一铮脑中显现出的第一个主人公抽象,等于金士杰的样子。这位在台湾被以为是“殿堂级”的舞台剧演员,最近几年频繁出演各类大制作贸易片子。 这样一名“老戏骨”会情愿出演一部新人导演的小本钱 撑持短片吗?何一铮托人将脚本交到了金士杰手中。大略三四天后,金士杰打来德律风,决定出演这部作品――即便剧组能给出的片酬其实不多。这不测之喜让何一铮感到振奋,找到最合适的演员,片子就胜利了一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