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1 14:58
  • 人已阅读

  曾几何时,因为沉重的学业,竟许久未曾和我的地球母亲切近。放下手中的笔,昂首向窗外看去,却已又是那奄奄一息的春季,我油然而生走出家门,独自安步在郊野上……

  习习轻风直吹在我的面颊上,与其说是吹不如说‘抚摩’更抽象。涓滴不在意那凌乱的头发,只是瞭望着,瞭望着远处大地与天空相接的处所。昏黄中,竟突悟那‘乱用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’的诗境……

  春是一幅和谐的画。麦田随风翻滚起一阵阵绿油油的浪花,麦子在风中舞动着它那纤细的腰肢。偶有几只蝴蝶在草丛中闪烁,或几只燕子从天际划过。虽无秋叶之静美,夏花之辉煌,却有‘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’之妙景。不论从哪一个角度看都那末奇特!

  春是一首入耳的歌。信步在小溪边,侧耳倾听着叮咚的泉水,远处传来的鸟鸣萦绕在耳畔,好像在诉说着春季的美丽,当轻风擦过树林,树叶哗哗作响……把所有的声响会聚到一起,编织成一首入耳的歌,每一个音符都敲击着我的心房,震动了我的心弦。冥冥之中,竟多了那末一丝激动……

  春是……

  写着写着,不经想起了朱自清的《春》。我并没有朱自清的文采,也不苛求用华丽的笔墨描画心中的美,只想,只想用最真最朴质的笔墨和他人分享我心中的春。

  就如许我跟跟着春的气息却忽觉‘寒窗苦读圣贤书,未若一朝觅春行’……

  放下手中的书简吧,少年!自然在理睬呼唤你!春季在理睬呼唤你!

上一篇:寻找,逝去的身影

下一篇:没有了